http://www.fsfzs.com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数字技术变革将重构经

9月17日,在由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现场,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发表《数字技术变革将重构经济模式》主题演讲。

李礼辉提到,尽管目前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并不大,尚未形成规模化效应,但诸如可以加持商业信用的数字信任、可以穿透金融中介的数字链接、可以超越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等崭露头角的结构性创新正在蕴藏变革的力量。尤其是Libra的出现,引起全球轰动,掀起广泛的数字货币讨论热潮。

李立辉认为,Libra有望成为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其具备的超越国家主权,僭越中央银行,跨越商业银行特性,对有货币体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Libra能否得到世界各国政府金融监管部门的认同和许可,能否获得金融体系的信任并实现与现有金融系统安全可靠的融合,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挑战的背后是机遇,李礼辉认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信任、数字链接、数字货币,很有可能重构经济、金融的模式,呼吁中国各界积极鼓励和支持技术创新,掌握数字技术、数字经济的主导权,大力促进和规范制度创新,加快数字金融制度建设。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数字技术变革将重构经

以下是演讲全文: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办第5届全球区块链峰会,恰逢区块链10年。2009年,基于区块链技术的qq抢红包群号免费加入币面世时几乎是悄无声息。2019年,应用区块链分布式对等架构的数字货币Libra的出现,则引起了全球的震动。

这10年,数字技术创新突飞猛进,交融应用,提高了生产效率和资源配置效率,更为重要的是,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改变社会的商业模式。我们需要回答这样一些问题:新一代技术进化对经济结构的“改变”只是改进与优化,还是变革与重构?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范围目前并不大,尚未形成规模化效应,但崭露头角的结构性创新,似乎蕴藏变革的力量。

第一,可以加持商业信用的数字信任。

在传统的商业信用模式中,信息不对称是常态。信任需要积累,建立信用需要较长的周期;信任需要中央节点,日常经济行为难以成为社会信用记录。因而,信用可及范围和信用覆盖范围小,信用形成成本和信用风险成本高。

大数据通过数据挖掘发现信用,发掘信用价值。区块链通过数学方法解决信任问题,以算法程序表达规则,只要信任共同的算法程序就可以建立互信,构建一种“技术背书”的信任机制。其价值在于,可以在信任未知或信任薄弱的环境中形成可信任的纽带,节约信用形成所需的时间和成本。数字信任可以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取代商业信用,可以加持商业信用。

进一步分析,与传统商业信用相比,数字信任的主要优势是可以构建低成本的信用普惠。这将重构信用模式,并要求改变信用制度。信用体系的架构,信用评估的标准,信用定价的模型,都需要再造。

第二,可以穿透金融中介的数字链接。

“世界是平的”。现代经济体系总体上属于平面交互结构。这种平面架构赋予金融业至关重要的中介地位,包括信用中介、交易中介、支付中介。中介,是金融业的本源,是金融业的财源,是金融业赖以生存的根基。

高价值的金融业首先成为区块链技术应用的实验场景。值得重视的是“多维度直接交互架构”。在参与方多、高复杂性金融交易场景中,区块链可以构建多维度直接交互的架构和加密的数据网络,实现众多参与方之间零距离、零时差的交通,做到协同治理,共享信息,归并校验,精简流程,提高效率,节约成本。

qq抢红包群号免费加入区块链技术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于金融,却可能越来越深刻地冲击金融的中介地位。例如,利用区块链的共识算法、智能合约机制和人工智能的智能定价、智能撮合机制,数字金融市场有可能建立公平对等、点对点的直接交易机制,从而淡化中介甚至取消中介。在基于公有链的“分布式商业”实验模式中,所有的商业中介、信任中介、信用中介都可以被数学算法所取代,不再需要中心化组织,不再需要中介成本,商业的可扩展性可以变成无穷大。

第三,可以超越国家主权的数字货币。

采用数字化技术的货币形式可称为数字货币,包括法定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

我把具有公信力的机构包括金融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称为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提出“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的概念,主要基于这样一些考虑:能够成气候的数字货币必须是可信任的,法定数字货币因为法定地位和国家主权背书而可信任,其他任何机构的数字货币要做到“可信任”,必须具备这样一些品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